私密书屋 - 同人小说 - 【SD/mob深】训导白目后辈的日日夜夜在线阅读 - 牝犬(被前辈轮j/指jian/勃起训练/镜头前自慰)

牝犬(被前辈轮j/指jian/勃起训练/镜头前自慰)

    *羽藤正行×深津一成

    *前辈脾气比正篇好一万倍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01

    秘密是指隐蔽、不为人知的事情。一般来说,秘密的知情人将会限制在几人左右,五人以下为佳。一般来说,假如两人共享一个秘密,那么这二位的关系便不是一般的紧密了。

    秘密就是有这样的功能,有了秘密的人就像有了孩子,不管愿不愿意,是不是被迫,联系就这么诞生了。

    篮球队的羽藤正行在和深津一成谈恋爱,这件事是个秘密。

    事情本不该这样发展,但也许人与人产生的化学反应就是这般玄妙,就像只能用穷举法一一尝试的材料学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呢?便是羽藤正行有时候都觉得事情转进如风,毕竟他们刚开学还水火不容:前辈不爽后辈,后辈不理睬前辈。

    但恋爱是不讲道理的,特别是高中生的。

    02

    契机在于羽藤训斥完深津的某个下午。半个休息日,青木被邀请出去玩。宿舍只剩下他们两个,唯一能调和的人走了,气氛自然僵硬下来。

    深津撞到东西,动静挺大。隔着柜子,羽藤看不见他在做什么,便开口:“安分点!”更恶毒的在嘴里没说出来:深津是低智儿童,所以才管不好自己的行为举止……他保留了一丝的理智。

    深津那头没声音了。连前辈的话也不回应一下,羽藤越发不爽。因此等深津不小心将水杯碰倒在地的时候,羽藤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地板全都湿了,深津一成你是白痴……”他僵在那。

    学弟看上去像是即将烤熟了的鱼,满头大汗双颊通红,眉头皱得死紧。开学两周,羽藤正行从没见过深津有这副样子,当然,就算深津有露出过这么痛苦虚弱的样子也不代表他需要关心。

    ——重点是深津屁股底下的血。羽藤先是撇清自己的嫌疑,不管怎么样他绝对没有往深津肚子上捅刀。

    “抱歉”深津捂着下腹,镇定地说,“会打扫、待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beshi。”他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穿着客场的球裤,白色的,全都是血,还在晕开,羽藤正行真jiba的想不通啊,深津一成要死了怎么还摆出一张我cao全世界的脸纠结本来就是垃圾根本没什么所谓的口癖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没事吧。”羽藤说了句废话。

    “没事、beshi……”深津说了句假话。

    当然好在羽藤是个常识人(大概),不至于相信深津一成的鬼话。他一边怀疑深津一成不会是痔疮吧,一边把人裤子扒了找伤口,至少得先把血堵住,不然到医院前深津得流死。

    深津一成气若游丝,但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。不反抗是因为他觉得羽藤脑袋上有一个巨大的金镯子在发光,为此大为震撼。“羽藤前辈、我好像看见天堂了……beshi。”

    深津说的什么话羽藤正行都听不见,看着丑陋jiba往下的几厘米裂开的“伤口”,想起开始为了确认还上手摸了两下,他差点没了用于发声的嘴巴。

    深津一成痛得眼冒金星,他问羽藤:“伤口找到了吗beshi?”

    03

    “再不说敬语我掐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请说、beshi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来月经了。”

    羽藤正行没想到,他竟然和一个残疾人计较这么久。——当然,双性人不至于是残疾人,但在这人有限的认知里,有两套性器官的人和不健全也足够画上等号。

    深津一成甚至不是一个男人。羽藤正行为之前苛责深津的事情暗中忏悔了一秒。只忏悔了一秒的原因是因为深津一成下一秒问他来月经要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哈?!他这么早就要当父亲了吗?哪个正常的男子高中生该知道女生来月经要怎么办?!甚至深津一成他自己都不知道!

    为!什!么!要来问我?!羽藤正行无声地怒吼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忍气吞声,冲出校门,在药妆店门口来回徘徊了三分钟,最后在女性店员温和的眼神示意下,面无表情地发出虚弱的询问:“女性朋友、……那个了,请问我应该……?”

    不、不是怀孕,也不是我的女朋友——羽藤正行艰难地解释,在心里给深津一成狠狠地记上一笔。

    04

    总而言之经历过这样那样的事情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羽藤正行成为了深津一成的生理期计算器,其实也就是在要来的前一天,拍一下深津的肩膀。

    深津觉得没必要,他能算清楚。——只是羽藤正行他自己很在意罢了。

    羽藤做不到不在意,事实上,深津一成那天露在外边的rou嘟嘟的批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的女性生殖器。他甚至亲手摸了——虽然是隔着手套。

    05

    约好打炮的那天很普通,就是在教学楼后面的自动售卖机前碰面了。关系不好,他们见面都没打招呼。羽藤正行在喝宝矿力,深津一成要买宝矿力。

    “这个,”羽藤佯装冷淡地朝深津示意宝矿力,“喝了会大出血。”他自作主张地给深津按下酸奶的按钮。

    深津听懂了。将酸奶吸管拆下来,叼在嘴里晃了晃。“beshi。”

    羽藤看不惯,给他夺过来,插进酸奶瓶里。深津一成咕噜咕噜地喝完了一整瓶,无端发问:“做吗beshi?”

    “带口癖就算了。”羽藤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beshi。”深津说,“羽藤前辈再见。”

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一会。深津又说了一次:“再见beshi。”他用眼神示意羽藤放开手。

    羽藤紧抓着他的手腕不放,“下周。”下周就是安全期。

    06

    当然是做了。开荤的那几周做得很夸张。每周有三、四天能出去开房,羽藤的jiba惊人的大,深津最开始每次都被cao得像装死的章鱼,但每次都要做,才开始发育的阴部被jiba撑得水光润滑,阴阜肥肥的,手指撑开yinchun,从xue口挤进去能掏出不少jingye。

    做完,羽藤就把深津抓在怀里,用手捏深津的阴部。深津挣开来,翻到床的另一边,坐起来说:“很痛beshi。”

    羽藤不爱被违抗,马上阴沉下脸。深津早知道这位前辈什么性格,毫不意外。他跪坐着张开腿,用手指着自己的阴部,“都肿起来了beshi,前辈捏的非常用力beshi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cao没几下。”羽藤因为深津不知廉耻的姿势又勃起。

    他不体谅地凑过去,用jiba磨深津肿翘的阴蒂。深津抖了抖,沉下腰半是坐在了yinjing上。左手扶着羽藤的肩膀,慢慢晃动起腰部,湿漉漉的yinchun吮吸柱身,探出头的阴蒂被磨得发红。过一会,深津硬了,羽藤看见他的东西就不自在,总想拿些什么东西遮住。深津稀松平常地看来两眼,羽藤却像是被嘲笑般,有些恼羞成怒地把他摁回床上。

    “不做了beshi。”深津说,但羽藤要继续他也很大方,敞开腿,女阴吃掉一大半的yinjing,剩下的无论如何插不进去了。yinjing充实小腹的感觉很奇妙,深津想了很久该如何形容,他觉得这像柚子中间还有柚子,又或者是田鼠挖的洞被水泥灌满了。

    他喘了一下,然后视线聚焦到上方的羽藤正行的脸上。秋田人的皮肤都偏白,深津早晒黑不少,但羽藤还留有许多日晒的余地,面色红润,削尖的下巴滴着汗,眉头紧皱。深津故意收了收xue,夹住yinjing,羽藤也不惯着,一巴掌抽在他屁股上,非常用力地掰开他的大腿插进来。

    “全是水、”羽藤掐着他的腰,哼了一声,“有那么shuangma?”

    深津实话实说:“全是润滑剂beshi。”

    羽藤叫他闭上嘴。

    07

    他们能做炮友的原因很简单:羽藤需要性生活,深津性好奇,于是在交合问题上一拍即合。不搭嘎的两人用不适配的零件尺寸勉勉强强地做起爱来。很多时候深津都被cao得很难受,羽藤喜欢女人,又是个脾气不好的,他有意无意针对过深津的jiba很多次。都年轻气盛,甚至在房间里打起来过,虽然收了力气但双方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“不和你做了beshi。”深津这么说,穿好衣服就走了。

    他走就走了,羽藤正行不走,这次情人旅馆的钱是他付的。在廉价的床上翻了半个钟头,气得肝疼,还胸闷气短。第二天回学校,就借口深津上周的逃训把人小腿抽了一遍,深津哼都不哼,回宿舍的当晚趴着睡了。

    08

    羽藤一连气了两周没消。直到周天晚上,他翻开许久没看的小说,从里头飘出一张有些皱巴的草稿纸。羽藤正行对着那几行数学草稿看了一分钟,然后才翻过背面,黑色水笔、笔画清楚。写着:「どようび、はちじ、321」

    大约七厘米长,五厘米宽,小半手掌大的纸。

    羽藤翻出计划表,从5月17号开始他就没再看过,这本书搁置有48天。那几行草稿他知道,是高一数学期中考试的题目,考试在6月7号。试卷羽藤有复印一份拿来玩玩。他记得是学校自己出的卷子,在印象里这道题难度不大。

    ……看来对深津来说蛮难的。

    羽藤把纸夹回书里,按了按圆珠笔的笔帽。

    09

    深津一成翻开数学书,看见一张写满解题过程的便签,他看了两秒便不忍卒读,翻到背面。简短的一行字,时间地点目的都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深津一成看了差点死了——羽藤正行说要给他补习。他想了一上午,想不出自己有什么需要补习的地方,也许羽藤前辈该吃点保健品,补补脑子。

    “在情人旅馆补习beshi?”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不敢beshi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读书吗beshi,羽藤前辈怎么脱我裤子beshi。”

    羽藤正行掰开深津的腿,把jiba抚到一边去,头也不抬地说:“收补习费。”说完他低头,张嘴就含住了深津的rou逼。

    道貌岸然的羽藤前辈。深津一成用枕头盖住脸,脚趾一点一点蜷缩起来。